社会观察

Our blog

Desktop publishing

 

possibilities

Desktop publishing

 

Solutions

Desktop publishing

 

社会观察

member login

本周热门

胭脂》今晚大结局蓝胭脂周宇浩在一起了吗?《胭脂》分集剧情介绍

2017-10-13 05:36

  《胭脂》今晚上演大结局,终极之战也将拉开。随着剧中各角色相继“领盒饭”,人气颇高的大头叔叔宋勉(康饰)也为了周宇浩的秘密身份而死去。最后一幕宋勉周宇浩枪杀自己,被网友评论“这才叫相爱相杀”。《胭脂》大结局蓝胭脂和周宇浩在一起了吗?《胭脂》大结局是什么?

  《胭脂》今晚大结局蓝胭脂周宇浩在一起了吗?(图片来源:新华网 版权归原著所有)

  《胭脂》的角色塑造个性鲜明,宋勉和周宇浩都是忠于各自的特工战士,也在执行任务中巧合帮助了彼此,导致宋勉在关键时刻用生命掩护了不同阵营的“战友”周宇浩。《胭脂》临近收官,剧情更加扑朔迷离,使网友对大结局充满猜想与期待。

  在宋勉周宇浩之后,蓝胭脂和周宇浩之间默契的配合让人把目光投到了这对CP身上。到底这两人是否会有情人终成眷属?

  《胭脂》今晚大结局蓝胭脂周宇浩在一起了吗?(图片来源:新华网 版权归原著所有)

  关于蓝胭脂和周宇浩在一起了吗这个问题是许多人都非常好奇的,然而因为电视剧目前还没有,所以关于这个问题并没有准确的答案。但是根据一些知情人士的透露可以得知,周宇浩的感情在结尾的时候并不是很好。据说在紧急关头周宇浩为了救出胭脂而陷入了敌人的陷阱之中,一时情急之下他被日军的军火所炸伤,当时是不明。后来好不容易被找到的周宇浩,经过了多名医生的救治,最终还是落下来后遗症,他的脚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了。而胭脂在这个时候却始终对他不离不弃,可是周宇浩自己却不愿拖累胭脂,希望她可以寻找到真正的幸福。

  当然这种说法也并不一定是准确的,想要知道最终蓝胭脂和周宇浩在一起了吗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要观众们自己来观看。在这部剧中胭脂和周宇浩两个人之间有着许多感情戏,而周浩宇也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这对他们的感情也是很深的。不过现在的一切说法还都只是对剧情的猜测,最终的结果还在电视剧之中。

  宋勉为了保守秘密必须杀了这个日本卧底,宋勉称从他祖国这一天起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小林请求他把钱打到自己的账户,还有请宋勉从后面射击他,这样他还能得到日本的一笔抚恤金,这两笔钱够他家人度过一生的了。还没走远的林天沐听到枪声心急往回赶,她必须确认的是谁,她担心宋勉恳求丈夫跟她一起走,宋勉告诉妻子自己留下是因为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同样她的任务就是把手包里用半个上海站的人性命换来的印版给送出去。

  万志超的死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计划都需要胭脂替他去完成。这天胭脂从上看到了寻人启事“29日晚6点闸北站红灯为号”,胭脂将交给青木,青木高兴地对胭脂说因为她有可能所有的人都能。天色未暗,特战总部的人已经在青木的命令之下来到苏州河道边严密。留在办公室的胭脂从中华日报上的号外消息得到命令“为保安全执行B计划”,她立即拎起电话称自己有特大敌情需要当面向青木课长报告,但特高课人员告诉她现在青木课长有可能在苏州河道、汽车站、火车站的其中任一个地方,只能挨个去碰运气。

  当苏州河上一艘小船上挂出了红灯笼,一场枪战立即打响,当尘埃落定之时只剩宋勉和周宇浩再次持枪对峙,周宇浩看清对手是宋勉放下了手中的枪,但没想到这一幕落在躲在高处的渡边眼中,渡边心中了然,原来特战总部里的奸细是周宇浩,他一枪射中周宇浩的左臂,周宇浩手中的长枪落地,眼看性命不保,关键时刻宋勉不顾自身安危对着渡边大喊他需要的东西在自己这边,趁着宋勉引开渡边的注意力,周宇浩翻身捡起长枪瞄准渡边一枪击中他的眉心。周宇浩和宋勉两人虽然党派不同、不同,但在一次次并肩战斗中已经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情,正在两人瘫坐在地互相鼓劲希望他们都还能活着看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时,胭脂带着特高课的人往这边走来,宋勉拉着周宇浩的手让他在自己胸口射出一枪,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周宇浩的秘密。

  青木武重在火车站印版也遭到了杀手的埋伏,受宋勉临终嘱托的胭脂也来到了火车站找到青木,青木虽然受到了手下的拼力,但还是没有逃过胭脂的魔手被一命。

  把宋勉的消息带给林天沐,并表示因为她也间接参加过他们的活动,并且熟悉上海的地形,所以他们希望林天沐能正式加入他们的队伍重建上海站。

  周宇浩向大岛报告称印版很可能与船一起沉入了苏州河底,大岛要求冯曼娜在找印版的同时再帮他做点其他的事情,因为日本支持南京与重庆的货币站,印发了南京的中储券,而重庆下达全力抵制中储券的发行,大岛要求冯曼娜带人去袭击四大银行的宿舍,凡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特战总部的人血洗四大银行宿舍,枪杀职员,四大银行只发行南京的中储券,其手段令上海站难以。

  有了中储券令大岛减少了对印版的关注,而对于特战总部大岛认为他们就是缺少一个强有力的管理者,可以令他们互相猜疑的同时不得不尽力把工作干好。大岛决定把的仙道枫调来特战总部,虽然仙道枫只是一个,但他和周宇浩同样来自东北,也许仙道枫会有对付周宇浩的办法。

  新来的上海站秦戈带着林天沐到上海走马上任,他让林天沐参与情报联络工作,林天沐提出条件就是不能让她去。秦戈让徐涛买下了与金信银行地下金库相连的商铺,他的第一步计划就是把存在金信银行地下金库的印钞机取出来,然后这里就会变成一个印刷厂,现在万事俱备,就差蓝长明交出地下金库的图纸了。

  林天沐来到金信银行找到蓝长明,让他有空去听神父的讲道。蓝长明按要求将金信银行的建设图纸交出,同时也希望从此以后上海站不要再来找他和他的女儿,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周宇浩和胭脂一起看电影,胭脂提出自己想停下来的想法,再做下去无非是没完没了的任务,不断有人会,她让周宇浩不要跟自己说什么民族,那些都太虚了,她根本就看不到,她看到的只是那些认识的、亲近的人一个个地死在她面前。她让周宇浩给自己一个下去的理由,周宇浩让她去美菲厚德书店找一个姓顾的老板,他能给她下去的理由。

  林天沐受新秦戈的要求将蓝胭脂引到无人之处,秦戈带来了二十万金和三等云麾章,他告诉胭脂她是历史上最年轻的授勋者,但胭脂对这一切视若粪土,她无解那么多人流血甚至送命到头来为了只是之人的一己之利。胭脂告诉大声告诉秦戈自己不干了,她让天沐以后有困难尽管来找自己,但不要是为了他们。

  与此同时,在新四军江南纵队的司令部里,周宇浩送来的胶卷已经被冲洗出来,一场针对雁的锄奸计划正在悄悄展开。经过研究雁的字迹是标准的仿宋体,且根据情报的密级判断,雁很有可能就是司令部内部的人员,针对眼下零乱疫情严重,司令部决定让机关人员一起刻钢板印疫情宣传资料,以留下各人的笔迹希望能揪出卧底。

  经过笔迹比对,司令部发现张奇张副参谋长的笔迹和雁最为相似,再加上村邮政所的邮递员回忆说记得张副参谋长去寄过一封信到上海,就是用的仿宋体写的信封,当初他就觉得挺奇怪,所以注意了一下。所有的证明张奇就是雁。

  为了协助调查张奇,蒋医生联系周宇浩,希望他能把张奇之前的上级安全送出上海,周宇浩了情报科的秘密通道完成任务。

  趁着雷雨之夜秦戈和徐涛打通了和金信银行的通道把印刷机给运了出来,他们决定印刷假的中储券,以牙还牙打乱鬼子的金融市场。秦戈找到蓝长明他说金信银行一直替鬼子发生,社会影响极坏,这次是他将功补过的机会。

  深夜胭脂把国民励自己的整整一皮箱钱拎出门,她一把钱全撒了,引来无数流浪者哄抢。胭脂不明白自己和战友们出生入死到底为的是什么,周宇浩找到迷茫无助的胭脂,他告诉胭脂去厚德书店就能找到她心里的答案。

  胭脂捧着顾老板推荐的小说回到家,她知道顾老板要她看的肯定不会是这几本小说那么简单,她拉上窗帘取出抽屉里的显影剂,当毛笔蘸上显影剂涂页时赫然出现了《中国和中国》等宣传资料,通过彻夜阅读胭脂对中国有了全新的认识,也终于明确了自己今后的奋斗目标,她感觉找到了一个全新的。她找到周宇浩坚定地告诉他自己愿意和他一起为建立强大而幸福的新中国而战斗,周宇浩说自己第一次见到胭脂就知道他们终究是会站在一起的,两人的手坚定地握在了一起面露微笑互称“同志”。

  特高课的新课长仙道枫走马上任,他虽然是第一次来到特战总部,但显然之前做了不少功课,对每个人的特点都是如数家珍,他宣布即日起由胭脂担任情报科的科长,朱成接替陈嘉纶担任行动队队长。仙道枫对周宇浩说其实他们的目标是相同的,那就是让东北人早一点吃上大米,只有当战争结束了,大米不是军供品了,这个目标才能实现。

  冯曼娜带着仙道枫去拜见大岛将军,当仙道枫和大岛侃侃而谈如何有效消灭中队时,冯曼娜不禁对日本人的心生反感。

  当张奇拿着日本人给的加有霍乱病毒的液体准备倒入司令部驻地的水井进行时,司令部的人及时出现了他。司令部的人让张奇好好交代鬼子的黑玫瑰行动和清乡行动的部署,张奇却拿着冯曼娜送给他的注有神经毒素的钢笔若有所思。

  第二天凌晨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张奇心生担忧,原计划日本人的清乡行动是在他黑玫瑰行动过后的第二天下午,现在只是凌晨,难道是日本人知道自己行动失败提前发动了进攻?外面大岛带来的1866部队开始施放毒气弹,新四军战士吸入毒气纷纷了能力,新四军溃败,主力部队虽然突围成功,但丢失了根据地。一不做休的张奇趁着外面炮火连天利用钢笔做暗器,成功沪西地下党的负责人也是自己的老上级老彭逃脱了。

  张奇与冯曼娜取得联系,冯曼娜把他安排在新亚大酒店休息,称需待他见过仙道枫课长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公开露面。张奇让冯曼娜一定要保守自己的行踪秘密,否则明天看到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尸体了,说着他递上一叠照片,拍的正是张奇写给冯曼娜的信,这些信一直存放在冯曼娜的保险箱里,冯曼娜在此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天打开自己保险箱的居然还有。

  张奇见到仙道枫向他汇报,的卧底一定还在特战总部,说着他又拿出自己出逃时偷到的老彭的包,他取出其中的一份指着的一则寻人启事称老彭应该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和钨丝的联络人见面的,现在新四军根据地被皇军占着,上海地下党对那边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如果他们现在依葫芦画瓢也登这么一个寻人启事一定可以把人给引出来。

  果然蒋医生看到上刊登这个启事非常高兴,老彭跟自己联系说明他是安全的,蒋书忆立马东西准备去和老彭见面。

  特战总部例行会议结束后仙道枫要求大家都不要走一起吃个饭,并为他们介绍一个重要的人物,周宇浩和胭脂都猜不透仙道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周宇浩觉得此多吉少,胭脂如果自己有个三长两短请她去恩济医院找一个叫蒋书忆的医生。

  来到鸿运酒楼仙道枫为大家介绍了张奇,周宇浩称张先生归队却没有去特战总部报到,想必是要送大家一个见面礼吧?张奇称这见面礼就是一个,今天这道菜名字就叫“请君入瓮”。说着他拿出寻人启事,告诉大家“厚泽”已死,是他杀的,但杀得太匆忙没来得及问出更多东西,现在只有用这么办法引出“德良”,过不多久德良就会出现在他们208包房,到时谁是的卧底“钨丝”就很清楚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各人的表情和心情都不相同,胭脂和周宇浩双手相握互相用摩斯密码互相安慰打气。危急时刻胭脂想出一个险招,她故意在席间和周宇浩搂搂抱抱秀恩爱,惹得八爷替冯曼娜打抱不平,吵吵闹闹间大家开始了拼酒,蓝胭脂是酒精过敏体质,几杯酒下肚已是酒精中毒倒下,周宇浩急得抱起胭脂就要送医院,仙道枫打开隔壁包厢让蓝胭脂进去休息,然后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出诊救人。接到急诊的正是蒋书忆,他来到鸿运酒楼就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他没有先到寻人启事上所登的208见人,而是去了209救治蓝胭脂,胭脂虽然昏昏沉沉地但还是勉力对蒋书忆做了“,赶快撤离”的暗号,在机智的胭脂以身试险之下原本必死无疑的一盘棋,他们又赢了。

  原本是个一石二鸟之计,最终连鸟羽毛都没得到,张奇、冯曼娜和仙道枫、大岛一起探讨问题所在,目前看来胭脂是最可疑的,因为从始至终只有她一直想离开酒楼,而张奇则认为恩济医院的蒋医生有可疑,因为他当天晚上本来是有约会的,而且时间也与他们约定的时间相符,有必要好好调查。大岛将此事托付给张奇负责,并让他接任冯曼娜的侦察科科长一职配合冯曼娜的工作。

  张奇来到医院调查蒋书忆及他经手的病人资料,发现周宇浩竟然是蒋书忆的病人之一。

  仙道枫冯曼娜应该像男人一样控制感情、利用感情,让她和周宇浩和解关系,和蓝胭脂做回姐妹。冯曼娜考虑再三答应试试,但她的条件是把蓝胭脂调离特战总部。

  仙道枫跟周宇浩提起想等蓝胭脂身体好了就把她调到特高课的处去,因为她的脑子特别好使。

  张奇来到医院调查蒋书忆及他经手的病人资料,发现周宇浩竟然是蒋书忆的病人之一。仙道枫则在办公室翻看着周汉光的资料,他发现周汉光和周宇浩居然来自同一个地方,更有意思的是周汉光的资料里居然夹着他和冯子雄一家的合影。突然电话铃响了,张奇告诉他自己有了新发现,仙道枫让张奇和冯曼娜去他办公室,因为他也有了新发现张奇说特战总部有很多人在蒋医生处看病,周宇浩也常去看枪伤留下的后遗症,这表面看来很正常,但周宇浩几乎每周去一次似乎频率过高,他直觉周宇浩和蒋书忆之间有什么秘密,仙道枫当即指令张奇继续调查。

  仙道枫对潜伏在特战总部的“钨丝”十分头疼,冯曼娜称自己手里倒是有个人应该清楚“钨丝”的情况,可惜他开不了口。仙道枫知道她指的是李杰,听说李杰恢复不理想,他提出大岛将军的杉机关正在进行神经方面恢复和研究,不如让李杰去当试验品,死马当成活马医。

  李杰被转院带走,作为主治医生蒋书忆什么也做不了,更令他没想到的是李杰的已经,他在床单上用血迹赫然告诉李杰自己将身陷1866医院,蒋书忆打电话给周宇浩告诉他李杰留下的线医院是日本人开在四平的一家医院,周宇浩知道医院只是掩护,1866是日本人的研究所,也是他们生化特种部队的代号。他们都清楚李杰凶多吉少了。

  秦戈和徐涛看着自己根据蓝长明提供的中储券的代号印制的一批假中储券非常满意,效果简直可以以假乱真,连号码都和真的是一样的,这样根据不会引起特战总部的怀疑。明天一车的中储券就将发往江浙一带的贸易商行,那边流动量大不易被发现,秦戈真钞换到手后把钱用到内地去一时半会不会被发现。

  大岛抖动着手上假的中储券大发雷霆,他对冯曼娜说他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发行的中储券都还没站稳脚跟,这就铺天盖地地来了!

  冯曼娜带人金信银行却并没有发现,冯曼娜开山见山让蓝长明交代造的事实,但蓝长明说自己发行的钞票没有一分不是从冯曼娜这儿来的,而且每一张都登记在册,他要求查清事实还他清白。

  蓝长明晚上回家把白天的事情告诉家人,胭脂决定不再忍气吞声,她把家里的设备都给拆了,并顺藤摸瓜找到了家对面的点,面对蓝家父女的仙道枫一时张口结舌,蓝长明更是交出了金库的钥匙,称明天就声明,以后金信银行发生的任何事与他无关。仙道枫立即向蓝家父女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

  地下党将毒气弹的者护送到上海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以引起世界的关注,日本人对此事极其重视,因张奇对地下党的了解,仙道枫指定由他摆平此事。

  张奇将负责此事的记者抓回特战总部,记者不住全招了,说是地下党派来的人姓彭,亲身经历过毒气战,张奇令人将记者带去技术科做画像,张奇分析姓彭的只是换了住处而已肯定没有离开沪西一片,他让仙道枫派宪兵队整个沪西,晚上实行宵禁,防止姓彭的转移,他派人化装成户籍警每条街道每家每户地去摸查。

  周宇浩得知张奇地下的消息他将枪上了膛,准备找机会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想到冯曼娜带着朱成、八爷来他办公室宣布了仙道枫课长的命令,让他们这几天呆在特战总部哪儿也不准去,就当给自己放两天假了。

  仙道枫特意来到处拉上蓝胭脂这个老上海一起去沪西逛逛,一上胭脂了仙道枫喜欢冯曼娜的小心思,她说自己有办法撮合他和冯曼娜,他们只需要联合起来整她就行。来到沪西只见一片紧张的气氛,胭脂佯装不知问仙道枫这是怎么回事,仙道枫告诉胭脂他们收到消息地下党在沪西设了一个联络站,这是在呢。

  周宇浩被困在特战总部与八爷和冯曼娜一起打牌,他心不在焉照样赢了大把的钱。到了饭点,周宇浩故意对朱成送来的饭菜诸多挑剔,适时有人送来了胭脂买的老大房鲜肉月饼,周宇浩捧着月饼回到办公室,迫不及待地用显影剂刷在垫在月饼下面的油纸上,果然是胭脂送了情报进来,她安排好了计划将地下从沪西转移出去。

  仙道枫带着蓝胭脂来到最后一片排查地苏州河畔的曹家塘,胭脂告诉仙道枫这里住的多为外来户,又临河,是个理想的藏匿地点。当他们离开车子进入曹家塘排查,蒋大夫带着老彭从汽车边上的废弃木箱里爬了出来,蒋大夫让老彭爬进仙道枫的车子后备箱内,告诉他当车子再次停下就出来,绝对安全。

  张奇在沪西见到蒋大夫,他直觉有问题,但蒋大夫的回答天衣无缝,对沪西的结束了,又一次无功而返,仙道枫张奇这是自己第二次上了他的“当”,如果有第三次自己绝轻饶不了张奇。

  胭脂借口让仙道枫请她吃汤包将车开到了松江的贾记汤包店,车一停稳老彭就从后备箱中爬中,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沪西。没想到的是刚刚安全的老彭就被那个上海记者发现了,记者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张奇汇报,胭脂费尽心思救出的老彭还是落入了特战总部的手里。一听老彭的地点,仙道枫第一时间就开始怀疑胭脂。

  张奇向仙道枫申请在外面的饭店开个房间单独老彭,胭脂想办法从特战总部工作人员小张丢弃的装钥匙的纸袋拓出地址德大饭店501室。张奇正在土洋结合挖空心思想从老彭的嘴里问出“钨丝”的情况,突然门来敲门声,张奇紧张地持枪对着门外,没想到周宇浩破窗而入,一枪打断了张奇的腿,当张奇终于明白周宇浩就是“钨丝”时他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仙道枫和冯曼娜来到凶杀现场却找不到有用的线索,据勘察人员说者是从消防楼梯上来的,所以大堂里没有目击证人,且此人攀爬技术一流、枪法一流,现场被射杀的五人全都是一命。冯曼娜称枪法这么好、出手又这么狠的人她只认识两个,一个是之前的宪兵队队长渡边一郎,可惜他已经殉职了,另一个当然就是周宇浩了,但冯曼娜话锋一转,称枪法准可不是,要得有确凿的。

  仙道枫为了弄到周宇浩的脚印模子,特意以办宪兵队通行证的理由把他叫到办公室,并表示侦察科还是划入周宇浩的麾下,希望七天之内能把这案子给破了。周宇浩离开,仙道枫的手下拿着相机想把他的脚印拍下来,没想到一个喷嚏把脚印给吹散了。

  仙道枫一直在回想那天晚上胭脂让他请客吃汤包的那段对话,他想从胭脂的话里找出破绽,仙道枫边想边绕着自己的车走,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打开车子的后备厢让手下进去呆着,等透不过气来时再发声,他则在外面用怀表计着时间,仅仅八分钟车厢内就没有了空气,手下出来气喘如牛,仙道枫又开始纳闷,如果老彭是利用后备厢逃走,那么他是怎样实现呼吸的呢?直到在一户平民家里看到一个废弃的小氧气瓶才把整件事情想明白。

  老彭的记者会如期召开,记者看着老彭展示的毒气弹后遗症都是哗然一片,现场闪光灯亮个不停,第二天就发表了声讨日本人在中国使用和毒气弹的文章,大岛大发雷霆,他告诉仙道枫因此事影响过大,上级决定杉机关全部撤出上海,与731合并,在撤出前要一切有关,对知情的中国人要一并,说完把名单交给仙道枫,冯曼娜和周宇浩赫然在册。

  冯曼娜一直想找机会立功,她听说侦察科的案子由周宇浩负责,她对朱成说眼下最容易突破的就是金信银行的假中储券,上次被胭脂利用这么一闹就搁浅了下来,眼下有个办法可以让蓝长明现出原形

  日本人同样把毒气弹用在了的身后,秦戈又得到消息日本人要实施一项天籁计划,大规模向我国境内的水源投毒,霍乱病毒,对所有有生力量进行打击。至于实施这项计划的人员名单有一份就在上海虹口区的特高课司令部,现在要拿到名单就要启动他的王牌蓝胭脂了。

  天沐向胭脂传达了上海站的意思,也终于从胭脂口中得知宋勉的死居然是自己的自己。

  周宇浩随时都有的,蒋书忆他去苏联治枪伤,借机逃离此地,交通线已经替他准备好,但周宇浩提出想带胭脂一起走。周宇浩特意烧了一桌的东北菜款待胭脂,周宇浩说其实日本人早就开始怀疑胭脂,只是为了钓更大的鱼才迟迟没有对她动手,现在组织要求他带上她撤回根据地,他问胭脂可愿意?

  胭脂将手放在周宇浩的掌心,她说只要跟他在一起去哪都愿意。周宇浩掏出一张纸,是替胭脂父母安排的两条线,他说他们无论选择哪条线都会有人接应,他让胭脂白天正常上班,晚上他们在青浦四码头碰头。周宇浩称他最担心的是胭脂的父母不愿意离开,胭脂让他放心,特战总部利用金信银行做了那么多的事,为了这个家父亲一直在忍,现在有机会离开,他肯定会高兴的。

  胭脂回家告诉父亲他们终于有机会离开了,那儿不是国统区也不是沦陷区,那儿的天是亮的,蓝长明知道女儿说的是的根据地,但他担心自己为日本人和干过事,会不接受他,胭脂告诉父亲欢迎一切有的中国人。

  金信银行用于采购军需的中储券出了问题,秦戈知道假中储券的事即将穿帮,他必须在离开前拿到天籁计划的名单,但拿到名单必须仰仗胭脂。

  胭脂上班前分别给父母留了信,让父母按自己说的去做,这样他们才有希望一家人再次团聚。蓝母看了信后匆匆拉着小红一起去买菜,在菜市场兜了一圈后她和小红来到一个小巷,把菜篮子和外套都扔了,急急地往另一头走去,一辆黄包车停在他们面前,说是胭脂小姐派他来接她们的

  蓝长明来到银行上班就被了起来,他借口自己早饭没吃,想出去吃碗蟹粉馄饨,朱成安排他的人执意要跟着他同往,结果被蓝长明成功在馄饨里下了药,顺利。

  仙道枫把胭脂再次带到杉机关里她曾经被注射药水的房间,胭脂问仙道枫有什么话不能直接问一定要让她再躺上去挨一针呢?仙道枫让胭脂不要误会,今天让她来是请她一同特战总部的“钨丝”到底是谁的。这时有人把李杰推了出来,仙道枫说他一直怀疑李杰在装死,不管他再能忍,相信意识永远无法和科技抗衡,他将当初用在胭脂身上的一套全用到了李杰的身上,李杰在仙道枫的之下好多话不由自主就要冲口而出,他拼命用意志在对抗,甚至咬舌自尽,仙道枫努力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

  周宇浩八爷接到蓝长明,却一直没有等到胭脂母女,原来胭脂妈妈和小红被秦戈的人所抓,天沐试图营救未果,自己反被挟持。在周宇浩找到上海站之前日本人先来一圈,秦戈等人,周宇浩成功日本人,解救出蓝母和小红、天沐三人。

  周宇浩告诉天沐她丈夫死的时候自己也在场,当时宋勉受了重伤,他既不想被抓也不想再回上海站,他为了守住他们之间的秘密,用死成全了所有人。

  林天沐感谢周宇浩救命之恩,她想知道的事情也已经了解了,她说自己在这个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她求周宇浩救救曼娜,她说曼娜不该有这样的结果,说完天沐朝天鸣枪,她让周宇浩带走蓝母和小红,由她把敌人引开。

  周宇浩带着蓝母主仆和蓝长明会合,他让他们先上船,自己再去接胭脂,但蓝长明说自己想起也有一件事没了结,这是之前欠下的糊涂账,不了结就走了心里不安。送走妻子,蓝长明转身向周宇浩深深鞠了一躬,他把妻女都拜托给周宇浩,说自己这大半辈子都是按别人画好的线在走,这一回想听自己一回,他让周宇浩转告女儿作为爸爸不会让她背黑锅的。

  仙道枫笃定地在杉机关留下的资料,他对胭脂说不出半小时老六就会接到她的父母了。突然电话铃响起,手下来报老六非但没有接到蓝长明夫妇,自己还把命给丢了。仙道枫与老六情同兄弟,老六的死让他之极,手下报告已经了嫌疑犯,仙道枫只一摸林天沐的手就知道这是一双从未摸过枪的手,凶手不可能是她,林天沐说自己有话只对冯曼娜说。

  为了救出最爱的人,周宇浩决定不顾一切拼死一搏,他相信,凭自己和胭脂的本事一定能从森严的特高课本部杀出一条血来。

  天沐被抓,曼娜让天沐告诉自己她是被的,天沐只对曼娜一个人说,她告诉曼娜日本人要杀她,凡是和杉机关有联系的中国人都要死,名单在周宇浩手里,冯曼娜被天沐得热泪直流。她向仙道枫汇报说天沐已经承认自己被上海站的人所利用,现在上海站的负责人已经外逃,其余的想等天沐情绪稳定了再问。天沐看着自己满身血污要求去卫生间洗澡、换衣服,其实她抱了必死的决心,想知道的已经知道,要提醒的人也已经提醒,她早已生无可恋,她用毛巾包着手砸碎了浴室的镜子,拿镜子的碎片割腕。

  蓝长明来到印钞厂连夜在印版上刻上“日本帝国主义”的字样,并印制了大量的钞票,第二天一早就通过银行发行了出去。朱成接到银行打来的电话,说是出大事了,今天新发行的钱多印了几个字“日本帝国主义”。朱成来到银行门口发现都在哄抢钱币,蓝长明则在楼上一边大喊“日本帝国主义”一边向楼下拼命撒钱朱成爬上楼顶大骂蓝长明是不想活了,蓝长明告诉他自己就是不想这么憋屈地活着了,说着奋力往楼下一跃,倒在血泊之中,体现了一个爱国银行家的铮铮铁骨。天沐死了、蓝长明死了冯曼娜的内心深受触动,周宇浩告诉她希望他们的死能够她,只要能够回头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仙道枫黑白,对胭脂说她妈妈被上海站胁持想以此要胁她和蓝长明,蓝长明宁死不肯和上海站合作,死得很是悲壮。并推说是冯紧娜贻误战机才使他们的营救计划失败,他把枪递给胭脂,说是让她去给冯曼娜执行“死刑”。仙道枫把蓝胭脂带到冯曼娜所在的房间,他说曼娜一直想置胭脂于死地,如今又令胭脂,他希望她们两人好好清算恩怨,最终只能有一个人从房间出来。

  仙道枫听着房间里两个女人斗嘴,然后枪响,他推开房门只见冯曼娜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仙道枫恭喜蓝胭脂赢了,她现在可以东西走了。但蓝胭脂提出自己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就是要和周宇浩结婚,她说和周宇浩结婚是冯曼娜最大的心愿,那么由她来完成,她要让冯曼娜在里继续哭。

  在仙道枫面前演足全套戏的胭脂独自来到停尸房,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继续割开曼娜肺部的伤口,用针筒抽出肺管部位的积血,然后不停地对曼娜做着胸外按压,终于曼娜咳了一声苏醒了过来。原来在一进入房间时,曼娜就主动拉起胭脂的手向她道歉,胭脂表示她们两人都要活下去,她有办法,她打在曼娜的肺管,这一枪暂时阻碍了冯曼娜的呼吸,瞒过仙道枫。现在她在曼娜的伤口下面开了道口子,把她的积血和气都放出来,暂时没有大碍了,胭脂告诉曼娜一会她会被人送到离此最近的火葬场,她让曼娜一定要撑住,她会让人去救曼娜。

  把曼娜安置好后,胭脂又打电话去恩济医院找蒋书忆,她让蒋医生一定要想办法去静娴的火葬场把冯曼娜救出来,然后把她送往安德甲8号的地下室,那是自己留出的一处安全房。

  曼娜成功获救,周宇浩提出马上向上级汇报将蓝胭脂撤离,但胭脂说自己现在还不能走,天籁计划即将实施,她得把实施者名单搞到手,如果可以成功,那么特高课、杉机关的日本鬼子都可以一网打尽。

  周宇浩和蓝胭脂的婚礼在特战总部隆重举行,仙道枫和大岛将军亲临祝贺,正当大岛将军站在台上尽情表达对新人的“祝福”之时,新娘把面纱摘了,居然是冯曼娜,冯曼娜抖落捧花取出藏在花束中的一枪射中大岛的胸口,枪响令现场一片混乱,周宇浩也取出了早已藏在婚礼现场的与冯曼娜并肩作战,曼娜对周宇浩说今天她能穿着婚纱站在三哥的身边已经感觉很幸福了,她要周宇浩答应一定要还给胭脂一个完整的婚礼。

  特战总部闹成一片的时候蓝胭脂凭着通行证顺利进入特高课本部希望能拿到执行天籁计划的名单,她炸开机密文书室保险柜的门,找到天籁计划的名单,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生生地把厚厚一叠名单记在了脑中。撤退时蒋书忆为掩护胭脂英勇。

  胭脂想起万志超死前曾告诉自己有一天若走投无时可以去兴隆货仓找一个叫苏阿大的人,就说自己是万老舅的远房亲戚,他会帮她的。胭脂赶到兴隆货仓见到的居然是徐涛,徐涛见到胭脂就要杀她,胭脂指着自己的脑袋说这里面装着整个天籁计划。

  徐涛无奈问她要去哪,胭脂让他送自己去苏北新四军江南纵队根据地,因为把名单交给新四军他们会有自己的渠道交给,而交给上海站他们则只会私藏,她必须救更多的人!

  陷入疯狂的仙道枫伸手按下琴键,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草根拍客】追踪:很高兴又一个反映的问题解决了,人行道上的“绊马索”已经整改了

  合肥首家国有房屋租赁企业挂牌,预筹2000套房上市!还可享“租售同权”!

  白夜追凶灭门案真凶! 幕后大BOSS是谁灭门案的线电池十连爆的应该是它!设计问题让人不得

  苹果着手调查 iPhone 8 Plus 电池鼓包致裂屏事件 苹果的口

  9月过半,好看的电影仍在继续,纵观9月进口新片片单,《敦刻尔克》、《...[详情]